1. <strike id="doged"></strike>
      2. <tr id="doged"></tr>

      3. 大公網

    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    首頁 > 藝文 > 小公園 > 正文

        ?過眼錄/洋派的老舍\劉俊

        2022-08-16 04:24:25大公報
        字號
        放大
        標準
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說到老舍,人們立刻就會想到《駱駝祥子》和《茶館》,提到《駱駝祥子》和《茶館》人們就會把老舍和“京味”聯系起來,仿佛老舍就是一個帶有鮮明“地方色彩”的“京味”作家。沒錯,老舍確實是“京味”作家的代表,但老舍身上和筆下可不是只有“京味”─除了“京味”,老舍還很“洋派”。

          老舍很早就受洗成為基督徒,這在當年可是很“洋派”的事。由于“入了教”,老舍有機會認識了在燕京大學任教的英國傳教士伊文思(Robert Kenneth Evans),伊文思不但介紹老舍去燕京大學旁聽英語,而且還推薦他去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任教─這有了老舍的第一次出國:一九二四至一九二九這五年,老舍是在英國度過的,在此期間,老舍開始了自己的創作生涯,他最初的三部長篇小說《老張的哲學》《趙子曰》《二馬》都是在英國完成的。

          老舍的英國歲月不僅使他走上了創作道路,也使他進入了英語的世界:在這里他開始了英語讀寫的“新時代”。他不但“抱著字典讀莎士比亞的《哈姆雷特》”,而且“把所能找到的幾種英譯本,韻文的與散文的”但丁《神曲》“都讀了一過兒”,此外,老舍還把“北歐、英國、法國的史詩”,也“都看了一些”─大量的英文閱讀使老舍的英文寫作水平也得到了提升,到英國的第三年,老舍已能用英語給院長寫信要求加薪。等到他回國的時候,老舍已經可以在齊魯大學教授《文藝思潮》《世界文藝名著》等很是“洋派”的課程。

          一九四六至一九四九年老舍第二次“放洋”─這回是美國。美國三年,老舍已能用英文寫創作談“How I Wrote My first Novel”并創作劇本《五虎斷魂槍》,與此同時,老舍還與人合作,將自己的《四世同堂》《離婚》《鼓書藝人》翻譯成英文在美出版,至于在這個過程中老舍與外國合作者的英文通信,更是寫得一手漂亮的花式英文。

          我們在被老舍筆下的“京味”深深吸引的時候,可也別忘了他的英美經歷和內在著的“洋派”。

        相關內容

        點擊排行